html模版江疏影:科技對影視影響越來越大


網易科技6月28日消息,由網易科技和網易新聞聯合主辦的“第三屆網易未來科技峰會”今天在北京國貿大酒店順利召開。本次峰會主題為“原力·感知”(Force·Sense),探尋商業發展和技術發展的內在原動力,以及感知VR/AR、人工智能和智能出行等領域的未來。

知名演員江疏影參加“新思維和新文化”論壇,江疏影稱,“我剛入行的時候對IP沒有什麼概念,但是用戶對於演員樹造的角色有自己的判斷”,她表示,隨著概念的興起對於演員提出一個更高的要求,“如果說你能飾演得好的話,能夠把這個角色演得好的話,就能得到更多人的認可,包括這些讀者們。但是如果說你這個角色稍微有一點演得不到位瞭,也許你得到的質疑和否定又是雙倍的。”




談到演員角色的變化,江疏影稱,科除油煙機技對影視的影響越來越大。演員現在不僅要會演戲,還要會在多樣化的傳播路徑中選擇路徑和傳播互動。她認為,“演員自己就得有品牌形象,自己去傳播,因為現在傳播的途徑太多瞭。”

另外,談到直播直播,江疏影說,“以前直播對於我們來說是不可能的”,她認為直播需要跟跟一個粉絲深入互動,並且需要根據提問做反應,同時還需要團隊對於其的支持,所以很多時候演員不止是一個人,更是團隊的成績。

最後關於未來在試錯的問題上,江疏影稱,“在我這裡,試錯主要是角色的試錯,大膽一點,總會有新的開拓。而對於堅守,我認為我需要堅持把戲演好。”




以下是圓桌對話全文

主持人艾誠:在這兒我也想,作為人類置身其中的,我要不要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因為往往在人工智能和邊界中,除瞭有掌聲、有驚喜有喜悅的尖叫之外,大傢也會有一種恐懼,想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人類真的是創造瞭一個新的物種把自己取代瞭,我們該怎麼辦呢?這時候科學傢往往會把第一個吃螃蟹的重任交給其他的生物,比如說我一直很敬佩網易的老大丁磊先生,表面上不務正業,實際上我覺得他的每一步都是有意義有計劃的,比如說大傢經常一笑而談的網易豬、丁氏豬肉,接下來在這個環節裡我想插播一個小小的介紹,丁磊大哥的豬現在到什麼階段和?如何結合精英技術——VR技術的記錄,以及剛剛分享的嘉賓中講的最前沿的可能的話,這個豬是否未來也會是一個奇跡呢?接下來我們有請工作人員展現出我們“味央豬2.0”版的介紹,我們看看豬八怎樣瞭,網易旗下的文藝品牌,喂央做的是傳統養殖基因寶庫,深耕7年振興本土黑住品牌,想分享一個好消息,網易味央豬2.0版即將開放,這也是一個福祉,感謝各位的聆聽和陪伴,接下來我們繼續本廠的論壇,將進入2016年網易未來科技峰會上半場最後的一場亞洲論壇,大傢的眼睛已經亮瞭,手機和相機也舉起來瞭,因為我們即將有明星登場,有請這場論壇新思維和新文化的諸位嘉賓,分別是美麗聯合集團CEO陳琪先生,掌聲有請,真格基金合夥人王強,知名演員江疏影以及網易傳媒的副總編輯劉晶,有請四位登場。

我被安排在明星的旁邊,大傢有壓力嗎?王強拉扯有壓力麼?因為任何的眼神都會被捕捉掉變成頭條。接下來我們將開啟未來科技峰會的新思維和新文化。這場論壇我們既然講科技,又講到思維和文化,相比是思維、文化和科技如果偶遇的話,碰撞的話,會發生什麼樣的火花?我覺得在火花發生之前,讓我們有請諸位嘉賓打聲招呼,有請江疏影。

江疏影:大傢好我是江疏影,今天非常高興能夠參加網易論壇,也希望跟各位老師們多多請教,多多交流,虛心學習一下謝謝大傢。

主持人艾誠:此處大傢放下手機鼓一次掌。

王強:大傢好,非常感謝邀請我們來跟網紅學習,我在學習如何成為網紅,徐小平已經成為網紅瞭,我是真格基金的創始人王強,希望跟大傢學習和交流。

陳琪:大傢好我是美麗聯合集團的CEO陳琪,大傢比較熟悉的APP一個叫“蘑菇街”另外一個叫“美麗說”,很高興在這個論壇跟大傢交流。

劉晶:大傢好我是網易傳媒的副總編輯劉晶,感謝大傢來參加網易科技峰會,也感謝幾位老師同臺跟我們討論這樣一個話題。謝謝!

主持人艾誠:集中鼓掌一下,歡迎各位的參與。未來網易科技峰會我們的重點在於未來和科技,跟文化結合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我第一個問題要拋給各位的是,今天四位嘉賓坐在這兒,其實他們完全是屬於不同性質的從業個體,為什麼這麼說?比如說美麗聯合集團的CEO您應該是企業的代表,您覺得未來的企業它應該是什麼樣的?限制在一分鐘之內。真格基金的合夥人王強老師您的問題是,您代表資本方,在未來媒體的世界的變化中,您覺得未來的資本方應該是什麼樣的?還有來自網易傳媒的副總編輯劉晶,網易作為有態度的影響瞭3億多全球網民的大的媒體平臺,您覺得跟技術結合的時候,未來的媒體又是什麼樣的?最重要的還有我們的明星江疏影,作為一名知名的演員,想必在現在的技術變化的環境中,現在的演員跟過去演員也是不一樣的,未來的演員應該是什麼樣的?從陳琪開始。

陳琪:剛剛講到瞭未來的企業,我的想法是首先這個企業不會變的始終還是要為社會創造價值,為社會創造良好的產品和服務這是永遠不會變的,會有變化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會表現在很多的邊界會被打破,比如說企業內部的組織架構上,其實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崇尚扁平和先進的企業架構,我們企業的雇員和外部的合作夥伴和更多的參與方之間會打破這個邊界,你很難說清楚誰是你的員工誰是你的參與方,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方向。第二,在企業的業務邊界上也會有更多的延展,不會說我們做某一個方向上的業務永遠在這個方向上,很可能你會發現往前跑一段以後,他會和另外一個行業有機地結合。第三,在資金、資本方面,我覺得它的邊界也會有更大的發展的機會,這點我覺得王老師可以接著說。

主持人艾誠:陳琪的觀點是未來的企業不變的是為生活創造價值,所變的是它的邊界的突破。王強老師,您覺得作為一傢基金,尤其是真格基金,應該是顛覆瞭中國傳統私募股權的一個基金人,未來的基金應該是什麼樣的?

王強:我覺得未來的基金我們也在探索,你如果要探索到我們就死掉瞭,所以我覺得挑戰性和刺激就在於我們並不知道未來的基金向什麼向發展,但無疑有一點是,未來基金一定要撕掉資本的傲慢,必須要把自己的心態放在和你被投的創始團隊、創業者的心態在一個水準上,你必須以保護他的利益作為保護你最終利益的全部的底線,所以真格基金從過去的實踐來說推出瞭中國第一個不足一頁的投資協議,以及不足兩頁的投資的協議,這些東西都表明我們絕不跟被投的創業者簽任何形式的、任何層次的對堵協議,這些東西都展示瞭作為一個基金,真正把基金從一個居高臨下的給予者,變成一個和你被投的企業傢們一起夢想、一起探索、一起歡樂、一起痛苦,甚至是一起接受失敗的感受,這就是未來基金必須要具備的。

主持人艾誠:未來基金最重要的還是創造價值,變的是撕掉資本的傲慢,網易的副總編輯,未來的媒體是怎樣的?

劉晶:從過去五年的媒體行業的變化,不管是全球的變化還是國內的行業的變化,變化的幅度我們不知道未來是什麼樣的形態,但媒體這個行業比較古老,事實上它隻有兩個核心的環節,一個是內容的生產環節,一個是內容的傳播環節,我們站在內容生產這一方,首先要學會分步化的生產,過去五年不管是Twitter、Facebook還是國內的微博、微信,包括現在我們國傢在做的自媒體平臺,廣義上的媒體的內容生產的分步化的格局,已經把過去200年以邊界為格局的局面推翻瞭。第二點,傳統的印象大傢對把媒體理解成是文字工作者,但事實上現在這個概念已經徹底顛覆瞭,就像剛才我們CTO羅總介紹的整個的VR報道的案例一樣,我們要跟技術結合得非常緊密,而且要非常快速,VR今年出來大傢還覺得它是一個前沿技術我們已經還是應用瞭,也許到明年或者是後年就已經普及到傢庭娛樂的領域瞭,可能對我們節目的要求更高,不再僅僅是生產文字和圖片,而是要生產一個更立體化的媒體的內容,進行更好的傳播,我覺得未來媒體在這兩點上是不可避免的。

主持人艾誠:謝謝,最後我們有請江疏影,您飾演的很多的角色都讓我們印象深刻,《致青春》《好先生》等等,當下是對媒體最好的時候,因為不管是未來的媒體資本平臺怎麼變化,大量的註意力和現金都是流向瞭知名IP,所以你作為一個演員,相信也在不斷地尋力未來演員的IP是怎樣的。

江疏影:其實說到IP這個問題,我們我的感受是比較深刻的,因為我入行的第一部作品就是《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這是來自著名IP改編的小說,我對這個是沒有概念的,你要飾演小說中的人物是沒有概念的,當時在開拍之前我看瞭這小說,阮莞這個角色整個任務的設定都是來自於這本小說之中,電影上映之後作為一個新人,我也接觸到很多一些來自觀眾的評論,這時候我意識到一點,原來每個讀者心目中的那個人物,那個阮莞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心目中的阮莞都是不一樣的,但作為演員我是有局限的,我可能滿足不瞭那麼多人心目中的阮莞。但對於來說這是一個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說如果說你能飾演得好的話,能夠把這個角色演得好的話,就能得到更多人的認可,包括這些讀者們。但是如果說你這個角色稍微有一點演得不到位瞭,也許你得到的質疑和否定又是雙倍的,所以這一點對於我來說,當時作為一個新人印象是非常深刻。

主持人艾誠:我覺得你長得這麼美所以說什麼都對。回到我們的核心話題未來科技中我們每個人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當文化遇到技術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們四個包括我五個人,各行其職,但竟然會坐在同一個論壇上,說明各自的跨界的界限邊緣在模糊,包括有人說到未來的演員,現在已經很難定義一個演員他是一個工種的,演員已經成為瞭一個品牌演員成為瞭一個工作室,演員甚至成為瞭基金的領頭人,他把所有的IP和註廚房油煙處理意力進行現金的轉化和社會影響力的轉化。每個嘉賓坐在這兒看到未來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們都在思考,我們朝哪個方向走,接下來一個環節,我們細節地談一下,我們先從美麗聯合集團CEO陳琪說起。

陳琪我一開始知道你的時候是“美麗說”,今年2016年1月份美麗說和蘑菇街合並瞭,美麗聯合集團誕生瞭,很有意思的是不僅名字發生瞭變化,你會發現美麗說這個分眾的電商平臺屬性已經發生瞭變化,不僅僅是一傢電商瞭,要做傳媒的你們有一個叫“蘑菇街”的開始做時尚傳媒的內容。也開始打造網紅經濟的電商,並且進行瞭營銷整合的平臺,你們把另外三個人的飯碗都搶走瞭,你打算幹嗎?

陳琪:第一,肯定是沒有搶大傢飯碗的,我是參與進來的把這個市場建得更好,我們的業務如果有瞭解的話,就知道我們所有的客戶都是女性,有一個多億的女性的客戶,每天有大概1000多萬活躍的女性客戶,所以最開始的時候我們是蘑菇街和美麗說都是電商平臺,主要是把時尚類的消費品銷售給女性的客戶,但你會發現隨著用戶量越來越大,特別是大量地聚集瞭女性用戶以後,你會發現媒體的價值開始變得越來越明顯瞭,所以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很認真地往媒體方向去做瞭一些探索,包括社交媒體,包括網紅,包括最近的直播我們都做瞭一系列的探索。所以,在探索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我剛才講到的跨界以及包括邊界的打破會產生出非常多、非常有意思的結果來。所以到瞭眼下,很難說我們這個集團是一個電商類的公司,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媒體和電商的整合的平臺。

主持人艾誠:好,問題來瞭我們就美麗聯合集團為例,您做瞭一部分的媒體的業務,時尚的內容,那就影響到網易總編輯所擔心的比如說時尚頻道瞭,你不是跟人產生瞭競爭麼?美麗說已經開始孵化一些網紅經濟,我用網紅經濟的粉絲來引流,買更多的定制的產品這時候江疏影的一部分業務也受影響瞭,王強老師說那不可能,這個年代所有的創業者都是投資人,當一個企業慢慢壯大的時候他本身就在動作資源和資本孵化更多的項目,又搶瞭投資人的生意我不會給你回應的機會,我請他們說說,他們的心裡焦慮麼?

王強:焦慮麼?我一點不焦慮。

主持人艾誠:小平老師焦慮麼?

王強:他更不焦慮瞭。我覺得天下之大、宇宙之大,事情之多,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壟斷任何的領域,所以變化的實踐體驗和空間的體驗會變成我們生存的體驗,個人化是絕對的、多元化是絕對的這種情況下其實根本不可能有誰搶瞭誰,BAT最焦慮瞭,因為他們曾經是大一統,現在他們會在這個領域全面地被蠶食,如果他們稍一不慎,可能最先倒下的是他們,而不是“碎片”,碎片反而會在局部拼湊起來。為什麼網紅真格基金投瞭一些,真格基金始終認為,圍繞著商業就兩個東西,產品服務,從生產到配送到營銷到傳播,千百年來這些東西一直沒有變。不過直播現象和網紅現象是基於技術的可能性、支付的可行,支付手段的可能性、購買系統和配送物流系統的成熟,一個人可以以極低的成本通過直播的手段,通過移動互聯網的手段,迅速達到廣告以前可以承載的功能,我跟他們談的時候我說這個時代到來瞭,以前廣告我們的英文叫broadcast之所以不是因為想覆蓋所有的事,而是要跟以前的戰爭一樣,隻要是山頭就有人,現在精準打擊時代到瞭,必須要精準地達到這個目的,我發明並且體現瞭我對目前直播和網紅現象的思考,整個的維度變瞭叫做Deepcast——深度傳播,也就是說它面小瞭,量窄瞭,從以前的門戶的形態變成瞭垂直,不僅垂直還個人化,個人化隻要在單位的時間裡能夠獲得信任他的那些消費者,並且是消費能轉化成購買力的話,網紅從營銷到廣告到購買,最後到成交,它迅速形成一個變現的渠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有些網紅就有瞭投資的價值,但是並不是所有的網紅都具備這種價值。

主持人艾誠:真格投資至今最火爆的網紅莫過於papi醬,有人說過瞭大半年為什麼還沒有出現第二個?

王強:我們看網紅的重要的指標是“CIA”,“C”就是continue(持續),看他有沒有內容,這個內容有沒有持續生產內容的能力,如果這個網紅迅速地獲得瞭大傢的青睞,但他的內容的生產力不能夠持續,不能夠千變萬化,不能夠以第一次吸引大傢的嶄新的形態保持新鮮性,這個網紅很快就會消失瞭,這是毫無疑問,戀愛結婚為什麼要離婚呢?就是沒有興趣瞭,網紅在這個性質上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不能持續地像談戀愛一樣地輸送給你的粉絲內容的傳播就完瞭。

第二是“I”,Interaction(互動)網紅通過直播手段和受眾和粉絲的基本的交流的狀態,就是濃縮瞭社交的最基本的一個特點就是互動,這個Interaction有沒有效果,讓可訴性能不能持之以恒地往下發展。

最後是“A”,Accurate而(精準),是不是能精準地達到廣告推送的效果。網紅通過直播的手段,實現瞭手下留情人工智能之前的人肉化,為什麼大傢會上你那買不知名的品牌,是因為普通人穿著那挺像樣的我忘記瞭大牌,但看到你身上穿得像人一樣我就相信瞭。所以這個如果能會聚到一個人身上,並持續地產生影響力就能投。papi醬就具備這樣的條件。

主持人艾誠:我們會情不自禁地回到當下正在發生的網紅和直播,您提到的網紅我們往往會理解是一個人,但聽您講完瞭CIA我們發現網紅絕對不是一個人,應該是一群人的浪漫及瘋狂,我想問問江疏影,你已經被當成一個IP瞭,你在現金化以及跟粉絲的互動,並且因為你的演藝作品產生瞭內容,你應該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是麼?

江疏影:對,我覺得科技對我們文藝產生的影響是很大的,之前隻是體現在一些電影上的科技或者是特效,現在越來越帶地作為一個演員我又很深刻地感覺到,作為一名演員不僅僅會演戲,還得讓自己有一個品牌的形象,自己去傳播,因為現在傳播的途徑太多瞭,比如說現在所說到的直播,以前直播對於我們來說是不可能的,那麼直播對我們演員的要求,我前段時間拍瞭網易時尚的一組大片他們有一個直播,直播會有一個很深入的跟一個粉絲的互動,並且他們也會提一些問題,你也需要做一個反應。其實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的,很難想象你在今天作為一名演員不僅要會演戲還要懂得怎麼樣包裝自己,怎麼樣讓自己的形象通過直播、通過各種社交網絡的平臺去傳播出去,所以我的感受是更深的,像我今天坐在這裡,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我今天坐在這裡我做瞭很多的文案的工作,對其他的老師我是門外漢,但我們的團隊給我很多的建議,他們給我出謀獻策,從江疏影在《好先生》的宣傳,對於你我們有什麼樣的科技的影響。這不僅僅是我現在所表達的內容,也是背後很大團隊的支持。

主持人艾誠:沒有管理在技術的世界裡沒有一個門外漢,我們都是參與者、見證者甚至是創造者,我們也歡迎所有科技圈以外的從業人員來到我們的舞臺,這樣子才能各抒己見、百傢爭鳴。我們都各抒己見瞭,但焦慮依舊沒有解決,我上周非常榮幸收到瞭網易的邀請,去法嘎納主持瞭廣告節,網易專場的主題叫做“大眾的消失”,說在中國,大眾消失瞭,都變成瞭一個個分眾,但網易這個平臺畢竟還是承載瞭大眾傳播的職責或基因,您作為網易傳媒的副總編輯,當一個個網紅獨立出來,當一個個直播把曾經傳統新聞報道分解時,你焦慮嗎?

劉晶:我其實不太焦慮。是這樣,就像剛才我說的,我如果沒有接受信息分佈化生產的現狀,這個現狀會持續下去,那這個現狀反過來講解除瞭我們作為一個專業媒體生產方的信息壟斷權。

剛才江小姐說,以前作為一個演員,對於直播場景覺得難以想象。這種難以想象對於生產方來講,比如傳統電視臺,我們把直播資源放到最重要的所謂國計民生的大事,最有吸引力的賽事、娛樂節目上,但正因為有瞭戶現在這個形態,有瞭互聯網直播的各種軟硬件技術手段,我們才能把信息的壟斷權打破,變成一個分佈化的、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狀態)。

按理來講,這種形式對我們來講應該是一種焦慮性的挑戰,但其實我覺得不會,剛才真格的王老師講的我很認同,越垂直,帶來的後果其實是對大眾傳播平臺越有利,也許我們作為一個聚合性的平臺會把這些垂直的、深耕的優質內容散發出去,我們平臺本身的價值和魅力會因此而提升,而不是因此而被分解。

另一方面,作為我們平臺來講,其實我覺得真正的門檻還是專業內容生產的門檻,也就是說,與大眾的信息生產相比,由於更專業的團隊、更專業的手段、更專業的經驗,甚至還有更專業的精神,比如切爾諾貝利這種場景,一般人是不敢去的,我們的人敢去,當然做好瞭安全措施。

隻要這些,我們的專業門檻還在,相信我們的焦慮應該不會太大。謝謝。

主持人艾誠:信息轉變的時代,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本身,但往往我們太聚焦變瞭什麼,直播、IP、網紅,往往會忽略我們不該變什麼,去堅守什麼。

時間原因,最後一個問題拋出去就結束今天的論壇。我們今天談未來,未來是什麼結果?是一個不斷試錯的結果,各位分別作為IP方、資本方、平臺方、媒體方,你會在未來的一到三年裡一定堅持試什麼樣的錯?做什麼樣的嘗試?一定也會堅守什麼樣的底線?

陳琪:這個問題在我們企業經營角度來說是非常清晰的,不管未來怎樣變化,為客戶提供有價值的產品、為社會創造價值一定是我們要去做的事情,“變”其實是來自整個企業本身的使命、願景以及核心能力,就我們企業本身來說,作為一個平臺性企業,創造好的生態環境,讓我們平臺上的網紅、客戶、商傢、平臺合作方都能在這個生態裡發展,讓他們的未來變得更好,這肯定是我們非常堅持的,所以我們一定會堅持的是我們是一個平臺。

會不斷試錯的是對於建設這個平臺、創造這個生態環境,你會去設定什麼樣的商業規則、什麼樣的邏輯體系,各種新技術的使用,包括剛才說的直播,直播其實在蘑菇街和美麗說上都開始做瞭,而且是效果非常好的產品,剛才講瞭,網紅變現是非常直接的,同時還有會場正在做的VR,VR這樣的產品對我們時尚類產品會有什麼影響嗎?我們也都會做研究,我們甚至在說,也許過兩年以後,世界上會有第一傢虛擬服裝公司,這傢公司永遠不生產需要面料的衣服,它生產的衣服全都是虛擬的衣服,這樣的品牌服裝也可能會產生。

在所有這些和未來相關的地方,我們會做更多深入的研究和試錯。

主持人艾誠:但對一個創業者來說,很重要的是,不停試錯的技術的變現,這是不是也是大傢摸索的階段,是下一個方向?

陳琪:這對我們平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因為我們平臺起傢就是電商平臺,所以它變現非常直接,我們有專門的在線的經紀人平臺,叫做“UNI”,上面有很多網紅和模特,她們大多數的年收入都在50萬到500萬之間,所以變現這件事情至少在我們平臺上我覺得不是需要特別試錯的,反而是堅持和幫助他們就好。

主持人艾誠:接下來有請真格基金的王強老師,您會試什麼錯?又會堅守什麼?

王強:我覺得真格基金從事錯角度來說,全部試錯就應該是不放過任何突然出現的、嶄新的商業形態,絕不放過奇形怪狀的人才,真格最喜歡的就是那些非常古怪但非常有深度的人,至於他們在做什麼實際上不是真格基金在第一層次非常關註的東西。

恰恰是因為這個,我們可能目睹瞭很多商業上不能直接展示結果的東西,但從實踐來看,真格基金的成績已經展示瞭我們這種投人的哲學是非常有效的,所以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堅信我們隻投人,忘掉商業模式、忘掉DEMO……畢竟人的本質太重要瞭。

主持人艾誠:回答瞭我一個問題,我一直在想真格真的是傳說中隻投人嗎?原來是真的。

王強:也許下來我們要投你。

主持人艾誠:跟網易合作這麼久,總算有點大福利瞭。開個玩笑。

接下來我就要感謝一下網易的老師瞭,您搭建這麼偉大的平臺,讓我有可能作為稀奇古怪的人被投。

劉晶:我覺得網易的試錯不會像真格這樣,因為真格是一個一個項目投,做項目總有失敗,試錯是很直接的。

網易傳媒至少作為一個媒體平臺,它的試錯更多是基於內容層面的,比如我們今年其實主要集中在兩個層面,一個是剛才羅總介紹的VR內容產品的制作,另一個當然是我們本身的直播,也就是我們的“天網計劃”。

到現在半年,這其中也產生瞭很多錯誤,比如剛才我們介紹的幾個VR的案例,事實上它都在不斷地試錯,我和我們VR行業裡一些同仁,比如AMD的紀總,前兩天和他聊過,事實上我們這種試錯更多是在尋找軟硬件和內容結合最優質的場景。這種試錯在我們這個行業每天都在發生,最直接的體現可能就是流量分享和用戶跟貼。

在這個層面的試錯之外,網易傳媒應該會拓展它試錯的領域,除瞭技術以外,也許我們還會進入更多以往我們相對陌生一點的領域,去嘗試,傳媒的邊界不斷向外擴展,這可能是我們相對更長遠的戰略。

主持人艾誠:所有資本還是平臺的試錯,其實它的核心都是一個個個體的試錯,今天最大的明星江疏影,你個人未來會做哪些方面的嘗試呢?

江疏影:我覺得對於一個演員來說,可能在沒有強大科技的發展之前我們都是在不斷試錯,之前一部電影出來之後我們才知道觀眾的反應,但現在我跟一些導演接觸,他們都會說,你知道嗎?我們現在可以從一些數據上知道其實觀眾不喜歡這個情節,於是我們避免瞭這個情節。

包括一些觀眾可能看完一部作品之後對我的評價。以前可能是傳統媒體,並且是單向的,現在是雙向的,在沒有科技發展之前,我們隻有不停地試錯。

但我們又需要試錯,比如我之前的第一個角色是阮莞,給大傢印象深刻,社交媒體給你的反饋是你就是適合演溫婉的女生,但我又演瞭江萊這個角色,和阮莞完全不同,這次試錯對我來說就是一次非常冒險的成功。

之後我堅守的是什麼呢?不管科技如何發展、如何深入、如何擴展、范圍有多大,對一個演員來說,除瞭品牌建立之外,演戲是根本,我覺得把戲演好才是作為演員,作為我江疏影需要去堅守的。

主持人艾誠:好的,掌聲響起來,感謝四油煙靜電機位嘉賓,未來是一個試錯的結果,而我們每一個活在這個屋子裡的人也都曾經是那些猴子不斷試錯,漸漸地變成我們這些所謂智人的後代。

有句話說得好,“不怕你做錯,就怕你不做”。也希望在未來擁抱科技的路上每個人都勇敢嘗試。再說得悲觀一點,我們焦不焦慮、糾不糾結也沒太大用,因為科技浪潮是滾滾而來,它是由這個世界上少部分人創造的,大部分像我這樣的人接受、順從就罷瞭,但在這個過程中至少我們要做一個智慧的人,知道我們接受、迎接的改變是什麼。

再次感謝在座各位的聆聽和陪伴,本場論壇圓滿結束啦,再見。

主持人艾誠:今天上午的大會也圓滿接近尾聲,特別感謝主辦方網易科技的準備,接下來請各位午休,下午繼續今天的論壇,有更多精彩等著大傢。

值得提示的是,主會場外還有公益論壇和VR論壇的分論壇,歡迎各位前往。

下午兩點,不見不散。




《2016未來科技峰會專題》

6月28日,第三屆“網易未來科技峰會”將在北京國貿大酒店舉行。

本次峰會主題為“原力.感知”(Force·Sense),探尋商業發展和技術發展的內在原動力,感知VR、AR、人工智能和智能出行等領域的未來。

本次峰會將邀請國內外最具有未來感和前瞻性的企業傢、科學傢、科幻作傢、創業者、投資人、跨界明星、文化名人一起,大腦激蕩,探尋通往未來的神秘力量,體驗感知力的能量場。



本文來源:網易科技報道

責任編輯:顏夢迪_NF5566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原來一切都是應付

fs8n2jxg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